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评】茶味

——浅评《非故》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今天是教师节呀,祝我可爱的老师节日快乐。

 附上原作《非故》(韩张) 链接http://nuoshuisuqing.lofter.com/post/1d8bdca4_10f3d75f

 

如果说《辜月屠城》是一大盘珍馐,好的坏的喜的恶的统统摆开示于人前,《非故》则是上等茯茶,酽酽一壶黑沉如药,入口清苦,涩味在舌尖转三圈才透出一点回甘。

 

楚地产黑茶,《非故》当属最最名贵的天尖,非得不厌其烦饮十几泡苦茶后方肯浸出甘甜清冽的汤。然而老人们说:“那当药的地方,都在苦中哩”。

 

那当药的地方,都在苦里。

 

曾经我说,诺儿写文具有真实感,这“真实”指的是时代。中/国/近/代,风雨飘摇,山河沦陷,国将不存…….全部浓缩在小小茶馆中,变成沸水冲开一群沉沉浮浮的人。韩文清,张新杰还有吉安巷十七号的众人,都只是茶汤里一片叶子。生于雪峰,被烟熏火燎夺取青翠,在石台上扭曲了形状,相互挤压结成茯砖。待清平盛世,被人用刀剜下一块,制一壶清欢。

 

 

他声音清清亮亮,不卑不亢,一股子书生气;头发乌黑,相貌清秀,长得也白净;一身青白长衫,一手折扇,一手惊堂木。*1

 

 

这便是张新杰。清清亮亮,不卑不亢。他是背脊挺如刀锋的文人,三寸惊堂木唱一场盛事。白衫布衣,蕴藉风流。以致我看到后文都想骂人,韩文清啊韩文清,你和叶修杀个平手的眼力劲儿哪去了?纵然关心则乱,可这样一个人,如何给你看成了迂腐不化的酸儒。

 

即便知道怪不得他,我依旧对韩军爷生了责心。我对他怀着太高的期待竟指望他在那乱世去逆转另一个人的命运。

 

得了吧我。

 

命受之父母,运却是自己选的。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何事,若要尊敬一个人健全之人格,就断没有扭曲他选择的道理。张新杰以身殉道,这便是他的选择。他不愿变却不得不变,大清的官宦公子,在这半新不旧的世道,最终选择用自己的死斩断旧朝。这也一并斩断了韩文清和过往的联系。自此他身处断壁之上,再无回路,只剩崎岖险峻,却定然有着光芒的前方。

 

张新杰是一块磐石,立于交点。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2

 

喻老板和黄少咿呀呀的唱着《霸王别姬》从一而终,小黑板的“中国”与“人民”,吉祥安康的吉安巷。是我全书最喜欢的三个细节。无他,细节耳。

 

 

“你哪里是书生啊,四书五经,可还记得几个字?”张新杰挑挑眉毛。

“我……那些都是些吃人玩意儿,我才不屑于学那些!”

“那都是祖宗的东西,怎么会吃人呢?”张新杰表示不赞同。*3


 

祖宗的东西,怎么会吃人呢,不过是人吃人罢了。这话打了多少只知“除旧革新”之人的脸啊,实在痛快。张新杰他看得清,纵然这令他在狂热的革命热潮中痛苦,却也帮他守住灵台清明。

 

他和他非亲非故*4的朋友们在等一道光。若光不会降临,则将自己化作燃烧的火把。

 

我写这篇文评时屋外大雨倾盆,忽而惊雷乍起,几乎惊得心脏顿滞。

 

——那便是平地乍起一声惊雷,而后劈开一个清平盛世。只待风停雨歇,沏一壶清茶,品半晌清欢。

 

 

恰逢佳节,聊表心意。希望诺儿不嫌拙笔。

 

By.寒荒

 

 

*1:诺水素清《非故》

*2:《柏舟》

*3:诺水素清《非故》

*4:引自《非故》的一个文字游戏

评论(1)
热度(9)
  1.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寒荒 转载了此文字
    哇,没想到我会有教师节礼物? 我们是朋友啦!怎么突然升了一个辈分哩……【陷入沉思.jpg】 总之好高...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