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魏琛】恶鬼年少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魏老大生日快乐!

谢谢我缭 @花缭 的配图!!笔芯!!!

关键词:恶鬼、茶杯、手套

 

这里是洛邑。

 

中心六百四十丈蓝塔可俯瞰全城,建筑沿九条主道向外辐射,屋宇鳞次栉比。寅时吹灯,海鸟第一声尖啸撕开宵禁。卯时开城,少年策马过长街,满楼红袖招,烈烈盛开。市坊敲锣,昆仑奴奔跑在烈阳下,头顶王孙贵胄们凭栏观花,指尖漏下细碎的金粉。渔家出海,风浪荡起游侠的幕篱,步伐悄无声息,三尺青锋裹着黑纱,要去送某人一道血痕。

 

这里是洛邑,荣的东都。

 

天街横贯东西,连接蓝塔和海港。馒头近段时日总见一个道士摆摊算命,扛着乌木白幡,清晨不知打哪儿蹿出来,从蓝塔踱到海港再折返。上午踱两趟,在塔下馄炖摊,或去海港点份炒鱼面,饭后踱半趟消食,下午就在馒头家点壶酒消遣半天。不用酒盏,总拿茶杯咕嘟嘟地牛饮,生怕没喝足酒钱。馒头每天盯紧道士,那道士生得高大,络腮胡乱七八糟,满面沧桑。每逢有客眼中精光闪烁,白幡的草书“魏”字相较歪七扭八的“铁口直断”竟被秀才老爷们夸:“有几分风骨。”

 

馒头借跑堂之机溜进二楼,今天请道士的公子笑嘻嘻的,好说话,模样又俊,没一点坏脾气。馒头扒住门缝使劲瞧,念念有词求财神爷助他捞点小财——偷听客人谈话,添油加醋后讲给说书的。馒头掰指头算算,道士差不多帮他挣了两笼屉馒头,看来下次打酒得少兑点水。

 

门缝朝窗,馒头看不见人影,似乎谁倒了酒,香气穿透木门。隐约听到“世家”、“问天”之类。

 

门后,公子恭恭敬敬地向道士行礼,锦衣侧腹破了个大洞,而道士毫发无伤。两盏酒尚冒着热气。

 

公子说:“久闻魏琛前辈大名,不愧拥有占天之术。死亡之手实至名归。”冷汗沿背脊滑落。武林盟会的传言说书先生讲的向来九假一真,一成那也是真货。

 

“天?”那老道眯起眼,夹起酒盏呷一口温酒,“世人总说天开眼,但这天从不分是什么善恶,它就是个商人,揣着个簿子,上边你是得是失,送往迎来可全都一笔一划分毫不差记着。”他掏出茶杯满满倒上,冰裂纹青瓷衬得酒液清透。魏琛一饮而尽,说:“干我们这行的其实就是个偷儿,无非使点巧劲背着主人偷看一眼簿子上的帐。但哪有什么瞒得过天呢。要老夫看,这所谓求卜问卦,也不过是个笑话。”

 

“若非为了世家的占天大典,您又为何回……”

 

魏琛拍桌怒喝:“老夫不给人忽悠了么!丢他老母的君莫笑,约好初八,老魏我等到二十八,人呢?!”魏琛又满上茶杯,敲敲桌子招呼公子坐下:“来来来,别提那个不要脸的,你小子不错,说吧想问哪家秘闻啊?不说咱就随便唠唠嗑。”

 

公子刚吃足教训,魏琛也懒管他反应,摩挲茶杯的裂纹,自顾自地讲述:

 

“从前有个年轻人,他和所有年轻人一样野心勃勃,立志闯出自己的名声。他有三件宝物——观过去窥未来的茶杯,捕风捉云的手套,形影不离的恶鬼。茶杯注水便倒映奇景,助他趋吉避凶;手套能抓捕游魂,让他耳通八方;恶鬼战无不胜,如影随形。

“年轻人很快打出头,他结识各路友人,甚至在江湖盟会谋得一席之地。

他志得意满,仿佛辉煌的未来唾手可得。

 

“可某天恶鬼消失了。年轻人失去最大的倚仗,仇家蜂拥而至。他逃亡到一处树林,一路捕风捉影,收集恶鬼的消息。他在雨中用茶杯占卜希望得到指示,可这次没有任何回答,连手套的力量也渐渐消失。这怎么行?年轻人是主角他不能死啊。”

 

魏琛蘸水划出三道线,冲门外喊:“细仔别猫那,要听进来再给老夫俩铜板,故事不要钱哇!”劲风撞开门,馒头皱眉瘪嘴跟魏琛讨价还价:“爷,一文钱行不,两文都能买个红豆馒头了,您好歹剩个荞麦给我啊。”

 

“不行,谁让你往酒里掺水,少年人不尊老,拿来。”

 

“身外之物高手何须在意!”

 

“积少成多方能问道攀峰!”

 

“魏爷您欠林家点心铺四张饼还是我垫的!”

 

“老子昨儿才请你方氏甘草糖!”

 

小流氓据理力争,老道士寸步不让,眼见就要开全武行。公子不明白魏琛为何寻衅小跑堂,毕竟他挺少闲得发慌,他默默扯了月白绸钱袋,三枚金币整整齐齐码一排,说:“魏琛前辈可是要算六爻?区区小礼,还请前辈笑纳。”

 

馒头目瞪口呆,魏爷面不改色,手一挥,金币成了铜板。魏琛掂掂暗袋,听着金币叮当响眉开眼笑:“下边故事三个版本你们想听哪个,还是我给你们算算讲哪个?”

 

馒头吧唧吧唧嘴问:“有啥不同啊?”

 

魏琛打发馒头去弄吃食,小孩噔噔噔跑上跑下,回来举了两层食盒。老魏边吃边说,嚼出的故事充满肉香:“手套版年轻人跟他朋友遁入深山老林开宗立派。虽然不能再捕捉游灵,过往积累的知识也够他当个神棍,教导后生,毁人不倦还是可以的。十年后他带出顶优秀两个弟子,自认了无遗憾,跑进后山酒缸自己淹死了。牛肉不错啊你们尝尝。”

 

“其他版呢?”公子提箸挑选鱼生,捧小碟调酱,末了撒茶叶装饰。魏琛小声叨叨吃肉不要弄有的没的,翻白眼开始讲花生味的故事:“恶鬼版好点,年轻人躲藏到天明离开,跋山涉水参加他最后一届江湖盟会,被当届魁首扫下台颜面尽失。他的敌人也在盟会上,意图取他性命。年轻人拼尽最后一口气杀光他的敌人,从此销声匿迹。”

 

“下一个是茶杯版?”

 

“嗯……”魏琛连拿三碟菜只剩酱汁,馒头向他笑出七颗牙,豁口挂着肉丝。魏琛瞧细仔牙没换齐居然肚能装牛,心道是个人才,一边推远仅剩的三盘叶子菜。

 

“小孩不要抢话,不然大人说什么,”茶杯注满清茶,魏琛盯着倒影慢悠悠地说:“最后一个最长也最无聊。还是那个雨夜,年轻人被逼进山林,他的朋友在千里之外救不了他。年轻人烧掉手套,缩在山洞躲避一夜。他去投奔自己的朋友,领了虚衔修生养息,偶尔误人子弟。经此一役他改头换面重闯江湖,但不再奔着盟会高台。他结识三教九流,和谁都能碰两杯,时不时充铁板神算挣钱,偶尔有意无意打探恶鬼消息。

 

“他依旧呼朋引伴,过去被埋藏,他知自己斤两,即便盟会不除他名,自己也着实没脸死赖。朋友的山门一天天壮大甚至挖到顶好的苗子,就之前打败他那俩徒弟。年轻人教他们术法武功,心知不能说毫无寄托,但师父的执念断没让徒弟成全的道理。

 

“数年后年轻人不再年轻了,他被徒弟打败后云游四海,已经很久没想寻找恶鬼。徒弟们确实天资聪颖,山门越来越好,年轻人成了胡子拉碴的江湖,预计再浪几年买宅安家。”

 

“这时恶鬼出现了,恰逢有客登门。”

 

“江湖客大声质问恶鬼,虽然他早知恶鬼终会消失,到底意难平。”

 

“恶鬼没回答,慢慢褪去阴影,露出江湖客的脸。”

 

馒头张大嘴,点心砸得粉碎,他顾不上心疼连问后续怎样了:那江湖客杀了恶鬼,还是恶鬼杀了江湖客?两人父子,兄弟,易容术或者幻影?时机太巧,难道客人来收妖的?戏文话本套路问个遍,魏琛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客人不是捉妖的,是坑人的;恶鬼没死,神棍也没死;嘿,还父兄世仇,你咋不说割袍断袖。细仔听老夫一句劝:说书的九假一真,谁信谁傻!”

 

“老魏说的对啊小孩,易容术多贵,故事里的穷鬼出得起才怪。”男人从屋顶飘落,胡子拉碴,背着大伞,面相倒白净,满口临杭味京话。魏琛跳起,乌木幡直扫他面向,男人侧身滑过,气得魏琛哇啦哇啦叫:“好你个君莫笑,约老夫初八面谈,这他娘都二十八了,两旬的饭食酒钱还是老夫自己上街挣的,你小子是不是诚心请我?”

 

“您可别,”君莫笑拍拍那把大伞,“我才给您徒弟打临杭砍到洛邑,非找我问个准信儿。我说老魏你这两徒弟可真本事,恭喜贵派嘴皮功夫和六爻之术后继有人。”

 

“那是,咱家徒弟就算话唠也不耽误揍你。”魏琛肩扛白幡大摇大摆下楼清账。没听身后君莫笑泄底:“小子,想知道故事结局吗?”馒头可劲儿点头,公子捂住双耳。

 

“那这故事就不能卖给说书的,否则老魏的脾气定要你别说馒头,包子都没几口吃的。”

 

公子悄悄松手,放传闻流言入自己尊耳,手依旧盖着耳朵。

 

“听好,故事的结局呢……”

 

江湖客见到恶鬼,鬼生得高大,胡茬乱七八糟,满脸沧桑。眼中精光闪烁,似他少年一样燃烧焰火,立志要天下知晓自己的名声。锋芒毕露,年少轻狂。

 

他已然老去,可他心生的恶鬼仍是少年。

 

END


评论(1)
热度(20)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