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X-23】Random Story

写给长沙slo的无料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变种柠檬 my 夏洛特,变种柠,你大爷,返图




世界浸入黑暗。

她拔足狂奔,四周人声鼎沸,繁杂的气味让她焦躁,脚下草地绵延千里,什么东西同她擦肩而过,速度很快,也许是风,汽车,或者子弹。

她什么也看不到。

04:18,Laura Kinney掀飞闹钟,跳下床走进浴室。原本再过三小时它才会哇哇乱叫催她起床,虽然被掀飞的命运不会改变。她就是睡眠不足想砸点家伙消气。

她拧干头发,平心而论,两年来加拿大对她不错。上课、打工、跟学校参观动物园,偶尔杀个人,打压下当地黑帮权当交房租,吃好住好,算对得起当初千辛万苦的逃亡之旅。而这原本只是某个普通清晨。她抚摸肩胛上的刺青,同伴嘲笑她有病,纹个X-23难不成打算忆苦思甜?

手机催命般尖叫起来,该死的政府紧急通讯。她差点儿爆粗,转而想起X教授——或者查尔斯,她还是习惯叫他查尔斯。那个老人曾摸着她的头教育小孩不要说脏话,附带棒球槌击和半盒芝士蛋糕。Laura瘪瘪嘴,小声嘟囔:“去你的,又不是训小狗。”

她接起电话,谢天谢地尖叫可算停了。

“对,我是Laura Kinney……Logan Howlett是我父亲……好的,我会准时。”

她挂断电话,眺望窗外,电灯涂出街道,但黑暗仍然存在。

四小时后,Laura坐在一所家庭餐馆吃饭,同时打量对面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她咬下最后一丝鸡腿肉,擦净手,大大方方地任他们评估自己,相较她和X教授第一次线下聚会,这次会面比她想象中体面多了。好吧她就没几次正经约会。

他们看起来像几十年前的经典反差喜剧组合,大个儿金发男不时瞥她一眼又飞快收回。另一个戴着墨镜,抹了发胶,温莎结和锃亮皮鞋样样不缺,还他妈戴了酒红色(领巾?手帕?)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塞在西装口袋里。

最后大个子深吸口气,眨眨他湿润的蓝色眼睛,说:“umm...Laura,Hi.我能叫你Laura吗?我是Steven……”

“早安,Miss.Kinney,自我介绍一下,我是Tony Strak,你可千万能在电视上看到过。”他摘下眼镜指指自己和搭档,腕上名表晃得人眼花,“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复仇者联盟。我想你肯定听说过,毕竟你可是个大粉丝。”Tony Stark啜口咖啡,随即捏着鼻子把整杯倒进花盆,“关于金刚狼的事我们很遗憾,现在我们得到了一些关于九头蛇消息,我尽量只浪费彼此五分钟。”

他摁下张口欲言的美国队长,拍拍他的肩说:“放心吧Captain,我们小狼崽没那么脆弱。”Laura耸耸肩,点杯橙汁表示自己洗耳恭听。

简而言之,妄想毁灭世界的混蛋们复活了Dr.莱斯,老的那个,博士多年前给自己脑子备了份,他们只要复制身体再做个移植手术。

Tony表示技术破解进程喜人,内部却对谁送幽灵回地狱发生了分歧。橙汁见底,Stark总裁诚恳地表示:“我们一致决定咨询你的意见。以及如果您需要武器和资料,随时欢迎垂询Stark公司。”

噢。Laura抹开杯壁上的水珠,她觉得她应该找人商量。以前她总和Gabriela商量,那墨西哥女人对外自称她的母亲。

我能出门吗?我能玩球吗?我能吃巧克力吗?我能晒太阳吗?

她搅动剩余的冰块,低头盯着枫叶杯垫说:“让我先来杯威士忌。” 她撇下两个超级英雄,推门时阴影将她和其他人分隔,她扯弄自己的金棕色长发,背着幼稚的牛仔双肩包潜进人潮,转眼消失不见。

她倒没说谎。到加拿大后有人和她一样出卖武力,当然也有人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行行好吧,Laura,”同伴抽走瓶子冻住酒液,“再喝下去我得穷死。”Laura冲他呲牙咧嘴,她盯着冰霜一点点化开,挫败地承认她和大多数女孩一样越来越像她们的父亲,连酒都选Logon喜欢的威士忌。

同伴跑去应付老板,膘肥体壮地男人凑前约她喝一杯,Laura点点头,跟他进了后门小巷,她刺穿他的喉管,抢走雇主要的磁盘扬长而去。她早就不在店里大打出手了。鲜血抚平噩梦,黄昏降临,黑暗默默准备下一场歇斯底里的咆哮。

她悄悄溜走,撬车飙上公路,指甲一道道在刺青那儿割下划线。Tony毫不避忌地整了满屋高新装备,全不在乎她还挂着加拿大籍。

“开锁病毒、战衣、隐形战术眼镜……全球都爱Stark,记得填售后评价,kid.”客厅里超级英雄们肉卷配啤酒大快朵颐。Laura换上特制战衣,这会儿美国队长倒不计较她未成年酗酒、飙车外带酒驾了。Steven压低声问Tony:“你怎么确定这孩子会答应我们?”

嘿,先生们,狼獾的听力可比人类强好吗?

“这个嘛,你知道死亡总令人遗憾……”

Laura拉开门,跨进她梦中的黑暗。

实际上她从未对金刚狼的死亡遗憾,她的父亲像英雄一样为保护她死去,为了他的信念和爱沉眠在那片森林。她拉开舱门一跃而下,狂风烈烈,森林深处隐约渗出微光。尽管过去告诉她荣誉就是狗屁,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但她没法违背自己的天性。

Laura躬身潜行,她是狼王的女儿,血脉里生来流淌高傲的血,而她注定为这愚蠢的、毫无必要的本能厮杀。她扭断看守的脖子,利爪抵住女人的咽喉——“去告诉他,Laura Kinney来了,Wolverine的女儿,来找他讨债。”

她每过一层都炸毁承重墙,干净利落地把人捅个对穿。她来到活体实验室,挨个儿拖出液体里的家伙,斩落头颅,淋上易燃物。化学品燃烧时蒸腾妖冶的蓝。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Tony Stark摇晃酒杯,观赏这朵焰火尽情绽放。“即便我老爹烂透了,也碍不着我把冒犯他的混蛋揍进地狱,”他举杯敬酒,火光透过酒杯,“敬缘由。”

Laura迈过火焰和残骸,所有门都自动打开,仿佛欢迎她四处观光。她扑向目标却突然被屏障锤飞。Dr.莱斯躲在强化屏障后,花呢西装套着白大褂,端着热咖啡,像极了老派绅士。眼镜左下角涌出符号,迅速计算钢化玻璃和电网参数。

“晚上好,女士。”他啜一口咖啡,掏出钢笔签下指令文件:“我很高兴看到你体现出的高性能,这意味着我们离人类究极又进一步……”

他喋喋不休那些恶心的梦想,眼神充满迷醉,说超级英雄不怎么杀人,毕竟他们是公众角色,不然他哪来机会东山再起。Laura胃中翻涌,她无数次从小莱斯眼中看到过相同的眼神。艾德曼合金同电流撕扯皮肉,她打赌现在战衣能当烤肉铁板。而她的身体就是炭火。

电流烧灼肺腑。她抹掉鲜血,视线紧盯光标游移——电网屏障必配固定发射器——就在墙上某处,可紫电毒蛇般闪灭,能量点左冲右突。她冲上去,手指擦过玻璃。

黑暗在尖叫。

Laura花一阵子摆脱眩晕,血顺钢爪滴落,满目猩红。Dr.莱斯好整以暇观赏困兽之斗,指向远方亮光:“他们来接我了,可惜没看到你的极限状态。”他兴奋地手舞足蹈,讲他计划怎样解剖她弥补研究损失。Laura慢慢爬起,投光所有炸弹,轰鸣中她死死盯着游标,参数疯狂跳动。

她等待着,如同野兽窥伺猎物。

爆炸消失,空气霎时静默,数字从鲜活跌至冰蓝。Laura撞上护墙,爪子狠狠插进那点,屏障爆出闪电,挣扎着闪烁几下后熄灭。

裂痕生长,顷刻玻璃炸成无数晶体。Dr.莱斯终于变了脸色,他颤抖地掏出手枪射击,Laura一步步走向他。肌肉挤出子弹,叮叮当当点开血花。

“晚上好,博士。”

她斩下他拿枪的手碾成烂泥,扯住他的头发一下下砸地,利爪砸碎肋骨,指尖触到抽搐的新鲜脏器。Dr.莱斯哀嚎着恳求她,Laura挖开心脏,砍下敌人的头。

那些黑暗饱饮杀戮,重新缩回她灵魂深处。Laura瘫在血泊中抚摸刺青,她闭上眼,鲜血浇熄狂躁和尖叫,迷雾散去。

现在她能睡个好觉了。

事后她被判有过度杀戮倾向,(本来就是,否则她当初干嘛把某个混蛋的头割下来当球踢)在复仇者联盟的监视下回归日常。

Laura戴上墨镜,今天学校组织踏青。她打开门,阳光耀眼,空气中仿佛飘散着黄金,坦荡光明,像她第一次见到那样。

End.


by.寒荒

评论
热度(4)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