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诺儿双十快乐/韩张】银杏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生日快乐我的诺儿!!!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G传设定详见103等史前古坑


张新杰跑进剧场,推开门,便进入异界。黑暗衬出舞台,光线围绕演员起舞,他们便化为龙的洞穴,堆积无数仰慕。幕后们围绕财宝而坐,他们是制造洞穴的法师,深知如何哄骗观众奉上灵魂。张新杰在G传读四年,早从门外汉熬到了魔导士。

 

但如果法师被自己的咒术迷惑呢?

 

荣耀传媒学院,俗成G传,今年毕业季请回过往十年毕业的知名校友——一水儿大魔导师级,纡尊降贵陪小鬼们做毕设。当然,组合随机分配。当年对家抨击G院只知搞事毁人不倦,时任学生会主席方士谦呵呵一笑,说:“劳您费心,进了咱们院儿,不搞事也就剩搞对象了。”

 

张新杰大半夜打给戏文的朋友,对方抱着《皆大欢喜》睡眼惺忪地赶论文,一边运笔如飞一边支半边耳朵听他嘚吧。

 

“韩文清演圣胡安?”键盘声停下,对方打开视频通讯,照亮抱着咖啡的棉被团:“你确定?不如让他演摩西!”演电影的未必能演话剧,而韩文清从未登上话剧舞台。

 

“他当然可以,”张新杰说,“你去看《大漠》就知道……”拳皇眼中燃烧的火焰,正如施洗约翰身上主的光辉,信徒愿意追随他们去任何地方。正是得知同韩文清搭档后,张新杰才一笔一划磨出这个方案

 

你总是在看望着他。你看得太过分了,”朋友开玩笑劝他别滤镜太重,“如此热情地看着一个人,是相当危险的。可怕的事情,终将发生。*”编导最知道舞台怎么回事儿。你可以用灯光和音乐打造迷梦,可千万别自个儿跌下去。 

 

而张新杰注视着舞台上的先知,韩文清身披白袍,灯光模仿月光雕刻他的轮廓,他高呼主的预言:“在我之后,将有位比我更荣光的人来临。当他来临,孤独的地方将充满喜悦。他们会像百合一样绽放。盲人的眼睛将会看见白昼,聋人的耳朵将会开启。新生儿的手将放在毛发上,他将会拉着狮子的鬃毛引领。*”

 

可是约翰啊,张新杰在心底叹息,即便你荣光的主降临于世,对观众而言,他们的信仰也只属于你。

 

谁能不爱圣胡安呢?

 

即便如此,张新杰也还是张新杰,读了传媒还能按时作息的导演系一奇人。他冷眼旁观公主日复一日对先知凄婉的哀求,指挥灯光、舞美和场务,尽其所能渲染一段哀乐。如果没有意外,这本该是极普通的相遇。

 

但生命美妙之处——便在你永远看不透下一幕戏。

 

韩文清早有耳闻,今年导演系有个奇人,毕设期朝四晚十。再一打听,哟呵,居然跟自己搭组。大家都熬过毕设,晓得怎么个情境。大半月下来,韩文清对张新杰满腔佩服也生了担忧。累倒就睡醒来就干是年轻人的特权,也是自我保护。张新杰日日紧绷,实则精疲力竭,不过生物钟吊着口气儿,强撑。

 

张新杰半梦半醒,梦见自己生了咽炎,有人端肘子鱼尾螃蟹酱板鸭走来走去,故意弄得满屋香味。他愤然咬上一只蹄膀,磨了磨,硬得硌牙。

 

“靠,”韩文清拎着张新杰后颈,牙口真他大爷的好,“新杰,张新杰你丫给我松开,听见没?”

 

张新杰晃晃脑袋,砸吧砸吧嘴,觉着口感不对:“韩文清前辈?”看模样怕不还在梦里。张新杰掏手机看看时间,正好外边哐当一声——剧院大爷每天九点半关门落锁,雷打不动。

 

张新杰天大的瞌睡也给吓醒了,他俩找了一圈没看到其他出口,负责人也联系不上。张新杰向韩文清道歉,明明是自己的错,还连累他陪自己呆一晚上。

 

“算了,”韩文清摆摆手,“我也没什么要紧事,不如说咱还白得了一晚上练习。”若非剧院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张新杰也没必要定八个五点半的闹钟。

 

不会推灯光的演员不是好导。银月掺入淡蓝,地面投下金和红,张新杰对照笔记搭起幻境,却用白光始终将韩文清与这些迷梦隔离。原作中圣胡安是黑色卷发,肌肤苍白的男子,他穿越沙漠追寻主的荣光,世人赞赏他,称他如象牙雕像般纯洁无暇。

 

韩文清穿着衬衫和牛仔裤,他垂首立于舞台,像生长于此的怪石,可虚假的月光无法靠近他,因为那双眼睛里已然点起火焰。张新杰被这火焰吸引,他踏上舞台,惊扰了先知的冥想。

 

退开!巴比伦之子!不准靠近主选择的人!*”

 

他的声音如酒一样醇美,张新杰忍不住询问他:“求你再说,告诉我应该怎么做。”猎手踩进自己的陷进,张新杰像千年前的犹太公主一样被先知的光芒吸引。自此讲诅咒和劝诫隔绝,一心一意成为他的信徒。

 

让开!我听到宫廷里响起死亡天使振翅的声音*。”韩文清振臂高呼:“上帝的天使,你们为何带剑来此?*”他询问虚无的灵体,挥舞双手试图触碰他们的羽翼。

 

张新杰仍旧固执的向他走去,不顾天使的剑锋擦过他的面颊,却在离韩文清咫尺停下。

 

“月色应该更凄凉一点。”张新杰扶正眼镜,掏出纸笔说:“也许我们再加点紫红,或者蓝色?”

 

“唔,都加吧,但不用太沉郁,现在情感应该还没那么狂乱。”

 

“成,”张新杰修改灯光,蓝和紫愈发显得月色诡谲华丽,“紫色淡点儿,毕竟是地牢,我觉得这光能留给宴会。”

 

韩文清走回原位招呼张新杰再排一次,他们商讨元素与元素如何拼接,从金碧辉煌的宫殿布景聊到落入酒杯的星尘,他们扮演不同的角色,为侍从和军官的感情争论。韩文清毫不留情的指出张新杰寄托给角色的个人期待,不料对方坦率承认并反击他同样对圣胡安和希律王抱有共感。

 

当他们终于把剧情从水牢推到宴会,张新杰第无数次喊卡,韩文清趴在地上说:“这尸体我没法装,也许我们能学绍拉整块黑布。”

 

“但灯光会让你露馅。”张新杰扎紧垃圾袋,里面装满薄荷糖纸和咖啡罐。他掰开最后一块薄荷巧克力,递一半给韩文清,抱着另半边慢慢啃。

 

公主为了亲吻爱人,诱惑她的叔叔兼继父砍下先知的头,她捧着装有爱人头颅的银盘,亲吻生前对她不屑一顾的先知,甘愿步入死亡。

 

爱情的神秘远超死亡的神秘。*

 

张新杰突然说:“其实我没想过你会答应。”他返回舞台,这儿自有魔力,你将成为中心,却也负载世界的重量。“韩文清唉,新科影帝,我男神啊。”他盘腿坐下,仰望天顶,瞳孔被灯染成金色。

 

韩文清伸手抚摸他金色的眼睫,可怕的蓝色和红色消散了,只有金和银铺满舞台。天花板黑得像吞尽所有星星,他抓住张新杰的手爬起来,韩文清抬头凝视他,看他苍白的脸色和金色的眼眸。张新杰隔空描绘他的预想,指尖所指便生出幻境。他沉入幻想的深海,拉着韩文清一道激起漩涡。

 

他对他讲述所有的构思,面对面背诵台本:“他就像是波斯国王的领结,以朱砂染色,再以珊瑚镶嵌而成。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你鲜红的嘴唇。*

 

最后一切华光都远去了,偶尔有振翅搅动尘埃。张新杰推开门,晨曦亲吻他的面颊。他站在台阶上回望韩文清,蓬头垢面,手上剧本被翻得卷边,指尖沾着巧克力。后者与他同样沐浴阳光。

 

他们说爱情的滋味相当苦,但那又怎样?*

 

他吻了他。

 

END?TBC!

 

大约是个后日谈——

 

骄阳当空,万里无云。张新杰收拾好学士服,打电话给韩文清提议约会庆祝——正经约会,不是边吃烛光晚餐边为剧本吵架。韩文清列了一长串单子,张新杰挨个儿否定他天马行空的提案,最后拍板去G传东门外溜一圈得了。

 

G传毗邻闹市,东门外就是小吃街。

 

从糖葫芦吃到驴打滚,张新杰一手举着绵绵冰一手牵着韩文清,和他说街东头的火烧比西头的地道,往前两家店老板卖的羊肉包子料厚汁多,待会儿左拐一家麻辣烫,店里有只顶欠抽的鹦哥儿,奈何给老板宠得上天。

 

韩文清由他抓着,他也是打G传出来的,百来米的街哪家没和兄弟们搓过。但他偏装一无所知,由得张新杰讲给他,如数家珍,像孩子拿出珍藏的玩具炫耀。甚至当张新杰点大盘肥牛时故作伤心,好几次没骗到正主,倒惹邻座小姑娘出言安慰。

 

吃完火锅正好赶上飘雨,韩文清干脆扛人跑回家,他们窝在沙发上分享蛋白棒,4k显示屏电影连播。张新杰抱着抱枕咔擦咔擦,看电影里精灵般的女孩百转千回最后帮所有人找回幸福。他完全不想搭理影评人滔滔不绝称这片子反映了时代洪流中年轻人的空虚迷茫,这就是个普通人们追寻幸福的故事,适合在雨天拿来消遣时间,特别当你无事一身轻,甩掉毕设只想催男朋友快去做饭的时候。

 

“我觉得老师肯定又要骂我,”张新杰蹭蹭韩文清摸他头发的手,“学编导的看片居然还只看剧情,肯定是个傻孩子。”

 

“挺好啊。”

 

韩文清揉乱张新杰的头发,说:“得亏是个傻的,不然咋给我拐了。”

 

雨点扑打玻璃,像纸笔摩擦的沙沙声,屏幕放着欢喜的故事,厨房里穿来烟火香味。时间还有那么长,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却因为有个明天在,所以永远有一份希望。

 

但求俗世安好,同你欢喜。

 

END.

 

 

BY.寒荒

2017.10.8

 

*皆引自奥斯卡·王尔德《莎乐美》


评论(5)
热度(10)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