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酒当鸽

查看个人介绍

【雷安】吻 2

 @方伞伞 哄哄基友,要开开心心的啊!

他们在废墟中亲吻,像尚未洗去血腥气的野兽。雷狮衔住安迷修的拉链扯开,刻意按压他的伤处。雷狮掐住安迷修的腰一口咬上安迷修的肩胛,痛得安迷修倒抽一口冷气。

他捉住安迷修的脚迫使它们完全打开。他扯掉作战背心和安迷修肌肤相贴,不管子弹掠过头顶和近在咫尺的惨叫,雷狮抱紧安迷修至自己的伤口重新裂开。他胡乱亲他,如饥渴的狮子狼吞虎咽,以猎物的血肉浇灭自己的狂躁。

安迷修一下下抚摸雷狮的脊背同他耳鬓厮磨,他们刚从生死线散完步回来,应当截一点时间给自己。他揽着雷狮的脖颈,手径直往下抚摸。他们在满是灰尘、沙砾和流弹的地方抚摸彼此,直到双方喘着粗气释放出来再把手上的东西抹到对方身上。动物会用体液标记领土,他们的血液和汗液交混,陷在彼此的气息里。

外面硝烟弥漫,他们藏身断壁之下固执地认为这里温暖又安全。雷狮蹭蹭安迷修的脖颈,舔舐冒血的牙印。安迷修照着他脑门呼一巴掌,骂他是狗崽子下口没轻重。雷狮打个哈欠收拾残局,虽然他差点失去安迷修,但没发生的事情不值得浪费精力。

安迷修点了烟深吸一口,表情藏在雾后看不分明。雷狮凑过去抢一口烟气,他看到安迷修眼角的皱纹,竭力遏制内心又开始咆哮的野兽。

他终归会离开他,但绝非现在。


评论(3)
热度(65)
 
©对酒当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