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酒当鸽

查看个人介绍

【双玄】结局后(中)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想要评论



花怜说:不管是为什么成鬼,心中定有不甘怨愤,只不过方向不同,就显得本性不同。


其实都是一路玩意儿,为了欲望死吊着口气不撒手嘛。


贺玄点头称赞,鬼最能辨别自己的欲望,比如他垂涎皇城护国寺定时不限量供应的素斋已久,隔壁应天观每天同时限量供应鸡腿饭,两者搭配实乃第一等美味。


为了那条蛇妖贺玄险些没赶上饭点,脑门锃亮的高僧在食客们头顶念经布道。贺玄估计那条蛇羹还需炖好一会,破天荒听高僧宣扬佛法消磨时间,实则等护国寺山脚下的酒馆开门。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风师娘娘瞧鬼王遁走,悄悄溜下界拿小扇子对鬼火猛扇,好风助力,没多久就香飘千里。


师青玄当乞丐时养成了用手抓食物的毛病,她拈起一片蛇肉尝尝,好吃到差点没把手指吞下去。


等黑水鬼王拎着酒壶回来,只剩下蛇骨架给他啃了。


明明是风师,怎么和鬼一样不懂得控制欲望。


贺玄抬头望见天边的大白鸡腿云,摇摇头打个响指把蛇骨架投进黑水鬼域。在野外用餐要好好回收垃圾和废物利用。


卷轴有言:为鬼者,心怀执念,执念消则魂消。


那么贺玄,你为什么还没消散?


可能是执念转到了鸡腿面上。


今年上元节斗灯风师斩获第二,第一是谢怜。


贺玄熟门熟路地溜上仙京,迷晕侍从,往后厨丢了个分身。顺便帮忙正了正厨房歪斜的地基。


宴上斗灯已进了十甲拼杀的阶段,报幕神官字正腔圆地念道:“地师殿,五百二十七盏。”


师青玄刷地展开折扇,试图挡掉众仙僚复杂的目光。他怎知贺玄身份依旧拿着地师的供奉干活,真是君子之风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玄喝得神智不清,回殿路上跌进大坑里,第二天在殿中醒来,俊俏挺拔的黑衣侍从恭恭敬敬地请他老沐浴更衣。


青玄说你谁我不认识你


黑衣侍从说我是您昨晚捡的,谢风师大人赐福。一边端上来冒白气的包子点心,金黄的小米粥冒着腾腾热气,旁边小碟里码着爽口小菜和干肉片。


青玄心里咯噔一下,他咬开一个包子,留下两行热泪,一半是为佳肴所感动,一半是奶黄馅烫的。


他支支吾吾地问黑衣侍从原来的仙殿和神官咋办,没想到人家说先前奉职的神殿被烧了,仙官也没了。黑衣侍从立在一旁,嘴唇紧抿,黑沉沉的眸子盯着青玄,好像青玄不要他,他转头就从天边跳下去。


总之青玄最后还是把人收下了。


放走做饭这么好吃的人才该从天边跳下去吧!


晚饭后风师娘娘对镜自照,捏捏脸感觉皮肤又光洁了,脸又圆了。好好一块帕子被她绞成抹布,黑衣侍从只好说明天给她捡着清淡少油的做。


夜里青玄梦见自己以本相驾舟游海,倏然狂风大作,小舟被浪拍碎,他在梦中溺水,满嘴咸涩的滋味。


有人用嘴渡气给他,一双手箍紧他的腰拖他下沉。青玄奋力挣扎,竟带着那人一同冲出了海面——是贺玄。


眨眼间他们就从海中到了幽冥水府,师青玄嘀咕着梦中缩地千里好没道理,再眨眼,两人便已到了床榻之上,赤裸相对。



TBC.

评论(6)
热度(65)
 
©对酒当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