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林方】不期而遇


存稿混更系列

瞎取名

讲真说脏话不是好习惯要改。

他是个笔者。为杂志社从世界各地搜罗回的漂亮风景配文,哪怕他从未踏足过那些陌生的土地。

别人总说他的文字美好,能写出这个世界最美的样子,他总是笑着说:“因为我从未去过那里,所以我眼中的它只有好的,自然就只剩这些优点。”

同时他也比谁都清楚没有人间天堂,从他叙述出来远方的景色都是绚丽又脆弱,像阳光下的彩虹泡泡不消多时便会破碎,只需要亲眼去看一次一切幻想至少能崩坏十之八九。就是这样一个足不出户的家伙,他诉说的旅途却让人心醉。

他没什么朋友,每天下班回家只有家里的猫会等他。一只黑色的,皮毛油光水滑从街边捡来不知品种的小野猫,一双琥珀色的猫瞳在阳光下如熔化的黄金在眼中流转。很好养,还能在冬天放进被子里拿来暖床,就是有点喜欢吃肉。

偶尔他也会做梦梦见自己提上行李走遍万水千山,累了就在一个小山丘上看日落好好休息等天亮再出发,他的猫站在他肩上和他一起。

梦醒了他捏捏脖颈附近那团肉球让猫咪从他发麻的肩膀上滚开,事实是带着这颗球他可没法过安检。更何况旅行需要足够的资金又太辛苦。

可他心里还是想去戳破那些彩虹泡泡,看海市蜃楼崩溃消散的瞬间心里一定是惋惜却带着痛快。

——————————————————

他是个旅人。也不是什么浪迹天涯的游子,只是拿杂志社公家的钱全球范围内游荡拍几张漂亮照片传回去好让人配文。鉴于好奇也曾暗搓搓买过一本自家杂志看看别人对自己作品的评价。

他去过很多地方,风餐露宿为了隔壁上的片刻日出,或于高塔上窥探集市的繁华,在暴风雪中守着一点烛光苦苦祈求黎明,甚至是充满战乱和罪恶的混乱之地。

除了奇景他也拍些别的。例如孩子拿到糖果的笑容,寺庙屋脊上步履轻盈的猫,出征前士兵的眼神,死亡的老树。只要他感兴趣就一定要去见识。他尽可能希望看到和别人不同的东西。

目前他觉得最有趣的是他自己的搭档。

过去他的搭档总在换,因为他的作品立意太标新立异,太奇特了就容易脱轨,他的搭档文手往往没办法写出令人满意的东西他也有锅。直到某一次突然就定下了,一个和他从未见过面的人却能写出与自己的图相契合的文章,本人据说居然是死宅。

这次归国他决定去和这个人见一面。

——————————————————

在一个中转城市的候车室里摄影师和一位作家聊天解闷,作家带着一只琥珀瞳的黑猫,论及目的摄影师先生决定回家休整段时间,顺便见见他素未谋面的文手搭档。作家先生决定去看看他从未见识的风光奇景,旅行指南就是他家同样未曾相识的搭档拍摄的风景。

分别的时候作家说:“其实每个人想要的东西多少都有点差异,但是真正不一样的,我想应该是放下那些被误解成梦想的贪婪去质询自己心里的欲望吧。”

“那么再见,摄影师先生。”

“再见,作家先生。”

【大概TBC.?】

评论
热度(6)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