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喻黄/喻中心】致你(上)

我亲爱的,生日快乐。


上部分喻中心为主,少量伏笔,下部分开启喻黄感情线。



大概所有人小时候都有个别人家孩子,成绩比你好,跑得比你快,嘴巴比你甜,长得娃娃般白嫩可爱。多才多艺文武兼修,彬彬有礼气质不俗,大概天仙下凡也就那样了。考试回回前三,运动会压箱王牌,劝得住大妈哄得了小妹,明明能靠刷脸活偏偏还要自己努力。

 

从小别人就说:“喻家孩子可拼了,上进,瞧着就有出息。”

 

而喻文州却不敢告诉别人,他成绩好是爸妈瞧他松懈就会被拖去补习班,跑得快是他家邻居的黑狗总追着他咬,嘴甜是受不了别人念叨所以先发制人。

 

包括辍学坚持打荣耀这件事,也是因为既然说出来了,就绝无退路,所以再难也要咬牙前进。只有在电竞圈立稳脚跟才有与父母和好的希望,自己的未来也才有保障,去争取独立自主的人生。他怕痛怕伤心怕失去,因为不愿去面对那些后果所以必须成功。

 

喻文州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怂的人。

 

做什么都再三权衡,掂量得失。黄少天笑他才二十出头就瞻前顾后和看门大爷似的,以后怎么得了。那年夏天炎阳烈烈,黄少天身披蓝雨旗帜在大厦里疯跑了三趟,金发飞扬如利刃光芒四射。那年剑与诅咒所向披靡,他们一路披荆斩棘杀上王座,银白指环与荣耀金杯交相辉映,美得不可方物。他却想到上场前黄少天信誓旦旦地对他说:“队长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都是二十来岁的年纪,一般人尚在象牙塔里苦苦求知,他们就已经炼出一身任八方风雨我自岿然不动的淡然气度。说得好听,最开始谁不是装的。那么多长枪短炮,镁光灯闪得眼瞎,连串问题夹枪带棒,稍有不慎就招致口诛笔伐,媒体才不管你是否年方二九青葱儿郎,赤口白舌不容争辩。

 

当被问到:“你怎么还不离开蓝雨”这种问题喻文州也会手足无措,躲被子里无声痛哭的事他也干过。可他没有退路亦不敢退,何况还有个黄少天。竞技场叫他满地找牙的是夜雨声烦,刷材料攒钱请他吃白斩鸡长寿面的还是那个烦烦,就连打架他们都背靠背学武侠片一人提根棍子说要互相守护结果反被教做人。喻文州不担心黄少天离不开自己,没谁离了谁活不下去。他更怕自己走了还惦记黄少天,毕竟狐死还首丘呢,人还活着就跑远了再苟延残喘地靠念想过活,也太没意思。

 

昼想夜梦,偶尔也会提及过去。

 

比如他十八岁,母亲提蛋糕来看他,过去他无数次听到母亲这样说:“你自己选的路,再难再苦,跪着也要走完。”这亦是母亲的人生格言。喻文州由衷敬佩她的人生,同样畏惧她燃烧自己生命地义无反顾。临走时母亲拥抱他,像小时候轻轻拍打他的脊背,喻文州已经很高了,他必须弯腰才能迁就这个动作,他眨眨眼盖住泪意,却无话可说。送走母亲,他独自走回训练营,仰望巨大的队徽喃喃自语,未来得及悲春伤秋就被黄少天塞了满嘴白斩鸡。黄少天一边拖喻文州回寝一边抱怨对方久出不归白糟蹋他黄家独门长寿面,叽叽喳喳吵得喻文州头晕,也冲散了莫名其妙的少年愁。

 

“自己选的路啊……”喻文州摩挲外套上的蓝雨队徽,身后黄少天和卢瀚文仍在视频讨论散件怎么搭才更好更帅(一只钟前他们就在讨论这个话题),忽觉云开月明,“早决定了。”

TBC/END

不吃喻黄的孩子到这里就可以停下啦


评论
热度(9)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