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伞修】出其不意

 去年参本的稿子,没错就是那个坑得我有心理阴影的策划。既然都过这么久了拿出来应该可以吧?其实很想修修改改混个60分(buni)全文8000+慎点


大家节日快乐!!!


 

一切变化,都是值得思考的奇迹,每一刹那发生的事都可以是奇迹。——梭罗:《瓦尔登湖·经济篇》 

 

Chapter one

 

雨滴打在窗上,水花溅开,顺着玻璃下滑时汇成水幕,这场暴雨从下午积聚到傍晚,铅色云层自天边翻涌聚集在这座城市上空。工作日的下午寥寥几位客人早就趁着雨势尚小离开,而最初在几乎将自己的店翻过来也没有找到一把伞后他和叶修只能暂时待在此处躲雨,彼时他还有闲心给自己和叶修做特调待在温暖的咖啡店里为和自己的暗恋对象独处偷乐。直到现在苏沐秋确认这条街道的确是因为暴雨停电后只得举着手机靠屏幕的微光勉强找到某人在的那张桌子,毫不客气地在对方身边坐下。

 

他环视四周,原本因为交通堵塞还有些光能透过窗照出事物的轮廓,眼下平日精巧的摆设到了黑暗中扭曲成鬼影,他摸出手机给妹妹去了条报平安的短信,注意到红血的电量用手肘推推软骨动物般缩在沙发里的人:“起来,我这要打烊了。”

 

尽管此时伸手不见五指他依然感受到那人正在笑:“别啊苏大大,你看外面这么大雨我怎么回去?求收留。”

 

 “为什么不喊叶家司机来接你?”苏沐秋挑眉,转念想起那位极力反对自家儿子做设计的叶先生,其态度强硬某人甚至因此闹过离家出走,“又和你爸吵了?我说叶修你当我这是避难所呢。”

 

“毕竟敢收留哥的就你一个,”说着叶修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里面正好还剩两支,他分给苏沐秋一根,借着对方点烟的空隙直直倒在苏沐秋的腿上把人当膝枕,惊得苏沐秋差点把打火机砸他脸上,“不过我隔三差五跑你那去,要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哥是直的还以为咱俩在谈恋爱。”。叶修看着指尖烟火明灭,突然问:“沐秋啊,你说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怎么就这么难呢?”膝枕僵直消除后的苏沐秋叼着烟却没点燃,“还是不让你做设计师?”他盯着叶修指尖忽闪的火星,任叶修横躺在沙发上枕着他的大腿思考人生,在只有呼吸声的黑暗里不自觉似走马观花般回想起自己和叶修的事。

 

苏沐秋还记得最初捡到叶修时这家伙正流落街头饥肠辘辘,像这种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熊孩子苏沐秋见多了,只有这次如鬼使神差的把人带回家。

 

当时的苏沐秋还是在各个工作室接小活同时打几分兼职的美院穷学生,叶修是个落魄少爷,他们俩离今天的设计大师秋木苏和叶总还差得很远。然而那时候每天尚在为自己和妹妹学费以及三餐烦恼的苏沐秋,却义无反顾收留了这个家伙。如同按部就班的列车某日出了意外偏离轨道做出不符常理的事。回想起来自己当初从未觉得未来十年这个人将变成自己最好的兄弟,同伴,和喜欢的人,私心里他总是将那次意外解释成命中注定,独自因这份幸运欢欣。

 

他还记得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挂着没心没肺又情真意切的笑容问他:“我叫叶修,请问你叫什么?”

 

“笑什么?”叶修问,“想起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苏沐秋索性丢了手机,学着之前叶修的模样整个陷进沙发里,他说他想起最初一无所有而才华横溢的两个少年如何使用【一叶知秋】和【秋木苏】两个名字崭露头角,后来又因为意外离散,最终故人重新聚首,梦想依旧的故事。换来叶修毫不留情的嘲笑:“这有什么好回忆的,苏大大你这么早就回想过去别是年纪大了心也老了?”

 

“明明我们年纪相仿,你还真敢说。”苏沐秋嘴上抗议,心里念叨我总不能说你把我当兄弟我却想上你吧。不过膝上的人毫不在意打了个哈欠,调整下姿势大有就这么过一晚的架势,“喂,起来,混蛋你难道真想就这么睡一觉啊,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结果夜色里只有平缓的呼吸声作答,啧,和别人同处一室还秒睡可不是好习惯啊叶修。苏沐秋无奈叹口气,不得已给叶秋发短信说明情况。

 

他低下头,尽管黑暗中看不清叶修的脸却依旧能在脑海中描摹出自己心心念念的面容,此时黑暗包裹着他恰似一层足够坚实的盔甲,他可以在这里面卸下伪装表达自己的心意,于是他无声比着口型,向着膝上安眠的叶修说:“晚安,叶修,我喜欢你。”

 

 

 

 

Chaptertwo

 

翌日叶修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身上盖着苏沐秋的外套,而衣物的主人却不见踪影,今天没有开店大概是去工作室了。叶修懒懒打了个哈欠,目前手机里只有笨蛋弟弟的几条未接来电和简讯,索性拉黑了叶秋,好歹他现在也算在逃家哦?

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叶秋找不到自己,毕竟每次逃家他能去的也只有兴欣工作室和苏沐秋那。记忆里某次逃家一走就是几年,赌气和家中断绝所有联系流落街头,最后还是被苏沐秋捡回去方免饥寒交迫之苦。当然叶修本人对外一直是否认这种版本的,坚称他那是为理想而战,而苏沐秋慧眼识英雄方才产生了那次未来的【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宿命邂逅。

 

时过境迁,现在苏家位于离咖啡店稍远的幽静小区内,更靠近工作室。当初搬家时叶修还质疑为什么要选在这样的地方,那时候苏沐秋还忙着张罗店里的装潢设计每天两头跑,最后还是叶修看他太累大包大揽下家里这边:“反正将来我也要住的。”叶修冠冕堂皇地说道,正值苏沐秋确定自己确认自己已经弯掉的事实,被撩得神思恍惚心神荡漾。后来那段日子叶修总觉得苏沐秋看他的眼神都是万分纠结间杂着咬牙切齿和难舍难分——让叶修以为自己是不是又一时兴起把什么项目弄砸了——这都是后话。

 

而现在他面色阴沉盯着昏睡的苏沐秋,对方则陷在软和的被褥里沉眠,如果排除掉苏沐秋面色潮红和依旧有些烫人的体温的话。

 

“啧,沐秋,醒醒,”他摇醒昏迷的苏沐秋,“起来喝点水。”

 

“咳咳……叶修?”苏沐秋被从梦里拉起,乏力和头昏脑涨霎时袭来,好像谁在嗓子点烟熏得每一次呼吸都灼痛咽喉还有轻微的呕吐感伴随眩晕,“叶修挑起半边眉毛瞪着这个咳嗽不止的家伙,先把外套给他披上再递杯温水,“喝了,说过多少次进度不差你这点,感觉超负荷就拜托小唐老魏他们几个搭把手,都是同组客气什么。”

 

“太麻烦别人不好。”苏沐秋难得没有和他怼,只是温顺的抿口温水,或许是因为高烧消耗了他大部分体力精力,或许是没人会想在暗恋对象口是心非关心自己时破坏气氛。

 

“所以麻烦我就好了?”

 

“嗯。”

 

叶修哑然,他都快给苏沐秋气笑了,天知道他接到电话赶来看见昏迷的苏沐秋有多紧张,所幸把人扛到医院检查后没什么事,吊只是普通的体力透支和受凉导致高烧,吊完水就能放回来休养。

 

“算了,”叶修叹口气,“你躺着吧,哥去煮面,等会儿好了叫你。”他给人掖好被角走到厨房洗锅烧水,等水开的过程中就拿思考苏沐秋打发时间。

 

叶修凝视着锅中开始沸腾的水,越来越多的小气泡涌上来从锅底的圆心附近窜出然后四散开来,水汽翻滚间连带心思也变得活泛。叶修想起先前在医院苏沐秋和他聊天解闷,问自己他是不是要开始找个人安定下来。毕竟不论是沐橙还是叶修都不可能一直和他在一起。

 

叶修嘲讽他这是春天到了,苏沐秋摇摇头说不是。

 

“我喜欢那个人很久很久,差不多快十年了。”叶修又问那你怎么不去表白,苏沐秋又摇头说要是他不接受我给双方徒增困扰干嘛。叶修觉得这有点不可理喻,在感情问题上叶修素来是直面本意不走弯路,又不好泼病号冷水,只能拍拍苏沐秋的肩安慰他,和他说你这么好谁舍得不要你。

 

他知道苏沐秋是gay,虽然叶修本人是个直男可在这一方面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却对能掰弯自己兄弟的家伙无比好奇,毕竟昔年的苏沐秋也曾和他一起借着采风名义站在夏天的街上欣赏漂亮女孩,而且眼光不错。

 

“到底是谁呢……”

 

他突然发现他比自己以为的更在意这个问题。

 

Chapterthree

 

最终叶修还是顺顺当当住进了苏沐秋家中,事情报到叶秋那也没反应,毕竟对于这个某种意义上肆意妄为的混账哥哥叶秋也心知肚明。而且一个是自家设计部大将,一个是自家哥哥,没什么好担心的。只要平常固定来上班打卡做做样子让大家知道他没人间蒸发就行,别的随叶修去了。

 

虽然在叶秋的印象里现在的叶修应该是放飞自我,比谁都热烈的投身于他的梦想大业,不过对于叶修本人而言他只觉得自己现在需要来根烟冷静下。

 

他摸索自己平常放烟的口袋,感到里面空空如也才想起自己近日被强制戒烟了。虽说不是全给他掐了,每日不定时不定点有掉落机遇,然而老烟枪每天才几根怎么可能够。他不得不一再向苏沐秋表示:

 

“沐秋啊,你看哥毕竟抽了这么多年都没问题,就别管了。”

 

然后苏沐秋就不知从哪拿出他私藏的储备冲他微笑:“不能。”

 

叶修觉得这个世界没爱了。 

 

失去烟草对叶修而言和断粮没差,连着几天都是怏怏的模样,平日被烟气围绕不堪其扰的工作室总负责人陈果对苏沐秋的行动十二万分支持,并以此为借口收缴魏琛的藏货发起兴欣全民戒烟活动。

 

魏琛现在每天进进出出都能看见贴在兴欣大门上的戒烟条款,洋洋洒洒,立意明确,条理清晰。看得他嘴角抽搐,他摸着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想着莫不是年纪大了最近头疼的愈发厉害。

 

这天叶修和魏琛一人叼着一根烟,穿着大T恤人字拖和肥裤缩在工作室外的老槐树荫下吞云吐雾。

叶修双眼空洞盯着头顶被阳光染成金绿色的树冠,完全没听见魏琛在说什么,“......老苏这次出去少说也一两个月,老夫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啊哈哈哈哈。我去老叶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什么?”叶修一脸茫然的转头,眼前突现魏琛那张饱经沧桑眸光闪烁的容颜,神似三流电视剧里的半仙神棍。“靠,就知道你没在听老夫说话。”魏琛一拍大腿,把烟吸进肺里再缓缓吐出个眼圈,俨然世外高人模样——这么一看更像神棍了。

“年轻人,跟前辈说话别走神知道吗。老夫今日掐指一算看你近日福缘不浅,红鸾星动,但你如此不尊老,当心福变成劫啊!”

叶修冲他翻个白眼,表示不想听他扯:“说正事。”

“咳,你知道我们兴欣每年都会给每位设计师外出采风的假期吧?”

“嗯。”叶修点点头,这还是他当初和陈果商议的。为了展现优质产品,兴欣工作室每年都会给设计师们足够的时间满世界寻找灵感,甚至为此特别成立了最长3个月的假期,唯二两条要求只有不能落下手头正进行的工作和归来后一个半月内推出新作,具体操作事项由转人事部的魏琛负责。然而名额有限,每季度仅2人的申请会被批准,优者为先。这也是为了激励成员间良性竞争。

“你看咱今年还没一个人申请,前两天老苏和我提起这事,看情况是打算出去段时间”说到这魏琛停顿了会,又挂上神棍的表情,“不过据老夫推算,他苏沐秋这次远游当得偿所愿,你看这种好事,我自然当场就给他批了。现在像我这种助人为乐的人可不多了啊。”

“是为了你那些宝贝存货吧。”

“还不是你们偏生要拖我下水!说起来你戒烟干老夫何事,哎哟我的藏货啊......” 

叶修啧了一声把烟蒂踩灭,脑子又开始转起来:苏沐秋求的是什么?如果是事业他已经得到了,那就是感情了,指爱情吗?这么说来他的确一次都没见过让苏沐秋弯了的那家伙也没见过将他掰直的妹子。得偿所愿又是几个意思。烦躁如闷热的湿气丝丝缕缕缠上叶修,大概是天气太热了吧。

转眼夏日逼近,发情期过了便是恋爱的季节。

这天回家苏沐秋果然和他提起了采风假期的事。晚餐时间,他和叶修相对而坐,眉眼间莫约是叶修会错意的哀愁.

叶修嚼着一块红烧排骨说那你就去呗,没事多出去走走也好,哥一个人在家饿不死。

苏沐秋叹息一声:“我是担心沐橙,虽然她每月也就回来几天,可是两个月见不着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好好吃饭会不会赶通告太累,你看她上次拍那组广告看起来又瘦了。”

叶修心想妹控你还我感情来。

Chapter four

 

苏沐秋走了快半个月,叶修才发现他对这个人的依赖究竟多么严重,甚至俨然成为习惯。根据习惯法则,大脑构筑一条新神经通道需要21天时间。所以,人的行为暗示,经21天以上的重复,会形成习惯,而90天以上的重复,会使这一习惯变得稳定。

 

叶修想,他曾经逃家数年被某人收留,几年后接手公司设计部门,首件事便是引进彼时已崭露头角的新秀设计师,再后来建立兴欣工作室,第一个想到的合伙人依旧是那个人,直到现在寄宿于苏宅数月,十年时间似乎就这样恍恍惚惚一闪而逝。而他的生命里也多了一个习惯,名字叫苏沐秋。

 

比如他每天起床做早餐时,叶修从小就是个少爷,哪怕后来和苏家兄妹度过数年光阴两兄妹的厨艺居然也没学到半点。在他这最高难度系数的菜谱仅仅是下面条和蛋炒饭。每次下厨后叶修看着厨房里一片狼藉,都忍不住想如果是苏沐秋,一定能又快又好弄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并且从始至终整个厨房都干净整洁。

 

再比如出门忘带伞被淋透的时候,叶修总是想如果是苏沐秋一定会在出门前看好天气预报,而且他的包里永远有一把备用伞。

 

或者烟瘾上来的时候叶修翻遍家里找不到一支,他回忆起如果是苏沐秋这时候很可能会拿出点什么帮助他转移注意力,可能是糖果,也可能是新奇的思路。

 

乃至睡前叶修有喝热牛奶的习惯,每次他都忘记放糖,平日苏沐秋都会帮他把牛奶加糖热成常温后放在桌上,宣称不过是顺便。说起来叶修睡前喝牛奶这还是苏沐秋带的,因为那家伙素来浅眠又不愿依赖安眠药,连带同居的叶修也产生这个习惯。

 

这不正常。

 

叶修盯着锅里翻滚的面条,两个多月前他也是站在这里,满脑子都是那个据说把苏沐秋掰弯的家伙。而现在他还是站在这,依旧满脑子的苏沐秋。叶秋嘲笑他这是生活残离开了老妈子才如此留恋,可叶修就是觉得不对劲。

 

最终他选择以一种隐晦的,打了马赛克的方式咨询苏沐橙和叶秋,结果得到双方惊人一致的答复——

 

“听起来那家伙就像是以为自己被男朋友甩了一样。”

 

“叶修哥你那个朋友感觉好像失恋的样子。”

 

哦,见鬼。叶修把面条捞出来,只尝了一口就丢了筷子,时间太久面已经煮成面糊,而且他还忘记放盐和油。前几天他还嘲笑老魏年纪大了头疼,现在他自己也觉得胃痛起来。

 

“如果苏沐秋在就好了,至少他会提醒我关火和放调料......我靠怎么又是苏沐秋!”叶修处理掉面糊,草草收拾了厨房决定靠零食撑过这顿,“我就不信离了他哥就活不下去。”他撕开包装愤愤咬下一口,仿佛将其当成谁的替身。

 

一周后叶修气势汹汹冲进人事部,拍下一张申请书:“老魏,你说过本季休假名额还有一个对吧?”

 

Chapter five

旅途的第一站,苏沐秋选择了罗马,这里几乎承载了欧洲的历史,某人对他说过,去罗马必须拜访特莱威喷泉,罗马的名景太多,可它是罗马最后一件巴洛克杰作。不仅如此,从公元前到如今,历经千年,它就是罗马的象征之一。苏沐秋回忆起那个人和他提起这些时侃侃而谈的模样,黑色眼睛中闪烁着的光令人着迷。

苏沐秋盯着许愿池许久,从下午一直到暮日西沉,偶尔会有行人希望能为他拍照,来自亚洲的男人穿着仿佛学生时代的衬衫,夕阳将他亚麻色的头发染成澄金,他在欧罗巴的黄昏中逆光微笑,便仿佛像天使从画中走下。

 

直到周围游人散去,直到天边最后一点余辉也消散在暮色,街灯依次点亮,街头巷尾也停止吟唱,没了人气渲染的喷泉变回它最原本的模样,池水清清泠泠,月朗星稀,绀青色天空下仿佛真有精灵在仲夏夜来访。苏沐秋闭眼转身抛入一枚硬币,他不在意空气中的精灵是否听见自己的心愿,只是想在传说里寻找些微慰藉。

 

出发前魏琛说他此次当得偿所愿,可他的所愿所想,都不过是一个叶修。祈祷他们彼此相爱,或者彼此相忘。

 

两天后苏沐秋离开罗马,当时在候机室他更新了一条微博:

 

[我想我会忘记爱你这件事,只是需要一点点的时间和距离。]

 

如今他在哈克庭院再次写下这句话,希望创意之都柏林能在这件事上带来一丝启示。哪怕苏沐秋将自己依旧想念叶修归咎于放弃这场单恋的时日尚短,也不可改变他内心深处某个倔强的角落还残余着一点希冀。他不是思春期的莽撞少年,可以分清一时冲动和自己内心真正的欲望。过去他曾花十年时间把那颗心脏上刻满叶修二字,如今磨去它们也应当花费相等的时间。左右不过自作自受。

 

他将咖啡一饮而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明天可是狂欢节,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苏沐秋喜欢狂欢节,就像现在,晴朗的天空和欢声笑语的人群,音乐把街道渲染得比以往更欢乐,人人都面带微笑,如果有谁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立刻就会被拉进最近的一家酒吧或者露天咖啡座,上一杯合心意的饮品,与人交谈对饮,直到内心也被狂欢气氛感染,笑逐颜开。仿佛此时此地一切皆有可能。

 

就像现在他走过拐角,与梦里的黑发青年不期而遇。那双漆黑的瞳仁明亮而快活。

 

“叶修,好久不见。”

 

叶修现在心理阴影面积略大。他以为自己只要见到苏沐秋,谈谈人生就能解决对苏沐秋莫名其妙的依赖感。可直到苏沐秋牵着他的手腕穿越人潮他仍没想好说辞。反而直到卖花女孩请苏沐秋为他买花时才意识到牵手逛狂欢节简直是恋人互动般行径。

 

当晚叶修回到旅馆,床头放着苏沐秋送他的花——一支洁白的,含苞待放的玫瑰。时刻提醒着他白天的经历——

 

日耳曼女孩的眼碧绿如花叶,提篮中装满各色花卉,“先生,请给您的爱人买支花吧。”

 

“好啊,”苏沐秋付钱挑出两支,其中一朵最艳丽的簪上女孩的鬓角,另一朵现在躺在叶修床头,“不过最美的玫瑰应当献给上帝的天使。而我只要这个就够了。”

 

白玫瑰——只有你能与我相配。

 

叶修和苏沐秋相处了十年,头一次发现他不明白苏沐秋意欲何为。没准人家只是表示下他们十年革命情谊不过自己自作多情误会了?

 

叶不修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中从未有过如此被撩的经历,也许这个“撩”还是他自作多情。

 

转念一想又不全是苏沐秋的锅,比如苏沐秋牵着他走了大半天他还很享受被人带。比如别人误会他们时,叶修根本不想去澄清。比如他在国内每天来回视奸苏沐秋的微博和朋友圈,咬牙切齿生怕哪天苏沐秋的照片里挤进另一个家伙。再比如他很自然就知道苏沐秋旅行路线,因为他知道苏沐秋喜欢狂欢节,喜欢德国,因为每当苏沐秋提起这些都会不自觉微笑……那张脸迟早亡国。

 

叶修一头栽进被子里埋住脑袋喃喃自语:“我靠,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啊……清醒点啊叶修!人家可是有暗恋对象的!而且你怎么知道自己就是弯了说不定只是时差没倒过来的错觉!”

 

也可能真的弯了。

 

他翻个身整个儿呈大字仰躺,双目放空盯着天花板,出发前他还特意去问了自己家感情顾问叶秋先生怎么判定B是不是喜欢A,招来叶弟弟以关怀傻狍子的眼神看了哥哥半天最后指出一条明路——

 

“你去问问那家伙,让他仔细想要是哪天A结婚了对象不是他,看人家什么反应。”

 

可是他根本想不出苏沐秋和别人结婚的样子啊!虽然也没想过苏沐秋和自己结婚的样子……

 

“叶修,你睡了吗?”苏沐秋的声音把叶修放飞的思路拉扯回现实,“房东太太烤了甜饼请我们下去吃,一起去?”

 

随即门打开,苏沐秋站在灯光下,他在那双浅栗色瞳孔中看到了自己。

 

完了,弯了。 

 

Chapter six

“混账哥哥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叶秋拍案而起,声音引起店中其他人的侧目,叶修一边把他按回去一边向周围露出一个【抱歉打扰】的笑脸,还替他续茶,明明在家中对父母都没有如此客气。

 

“所以说替我想想办法抢人吧我亲爱的弟弟。”叶修叹息,“为了你哥我的终生幸福帮个忙?”如今步入深秋,距离那次出游却也好像没过多久,叶修纠结一段时间后便坦然接受了自己喜欢苏沐秋的事实。现在每天和同寝同食满脑子都是如何让那个痴心十年的白痴开窍。

 

“喂,沐秋啊……对,你今天有空没,我有点事想和你说。挺重要的,你在店里等我吧。”

 

苏沐秋有喜欢的人又如何?只要他们还没两情相悦自己就有机会,何况眼下明明是趁虚而入的好时机。叶修想,我可不会像个傻子一样等十年,是好是坏总要给自己的心意一个交代。叶家长子多智近妖,唯独在真感情上不愿掺半点虚假。

 

另一端苏沐秋挂掉电话,看一眼墙上的钟想着叶修和他约的时间是傍晚,还来得及准备晚餐。

 

“要是没成功你打算怎么办?”叶秋已经放弃理解他哥的用意他只是个正常人。

 

叶修:“那就说是你冒充我的好了。”

 

“滚,”叶秋扫了眼腕表,“现在是下午三点算上路上的时间你还有四个小时准备,”他拽上叶修结账回家,车速全程在限速线游移 “至少先把自己打扮得像样点。”

 

话虽如此,可这座城市的交通堵塞和它的文化传承一样声名远扬,即使是这样叶秋还是的确有他的道理,因为琐碎而麻烦的配装工作一点也不顺利,最后经过两小时以上翻箱倒柜的挑选叶修总算确定了一身休闲西装,的确比他之前那套常服好太多,也不知叶秋是从哪翻出来的。 

 

一路上叶修都在反复演练他的表白词,神神叨叨令叶秋简直不堪其扰,又不敢在紧要关头打击几小时纠结中叶修消耗得所剩无几的自信,只能安慰他:“放心吧,你又不差,谁会嫌弃你?”叶秋敲打着方向盘,心里祈祷这座城市一向见鬼的交通拥堵能在今天开个例外。

 

傍晚七点零九,晚间高峰期的拥堵迫使叶修不得不改成徒步奔跑至目的地,几公里长跑期令常年缺乏运动的身体持续超负运转,叶修觉得他肺都要炸了,喉咙和唇齿间一股血腥气,黏腻的汗使衬衫贴在身上,这场狂奔让他和叶秋纠结数小时的成果归于无物。可是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对话之一,他不想迟到太久。

 

但当他推门而入,再次看到苏沐秋,什么背稿什么计划统统被压下,于他苏沐秋是作为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完全不知要如何面对的存在。有那么一刻叶修承认自己怂了,瞬间就明白苏沐秋对于那个人的守候是出于何种担心。叶修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

“成败可是在此一举啊叶修,有点出息。”

他发现冷静下来后反而满脑都被苏沐秋占据,这份心意不知何时生根发芽,经过无以计量的岁月成长悄然占据了整个心脏。

 

于是他走上前去,站在苏沐秋面前,这个人这是他最好的朋友、搭档,和喜欢的人。

 

他笑得没心没肺又情真意切,像当初相遇一样问他:“苏沐秋,我喜欢你,请问你喜欢我吗?”

 

 

 

END

BY.寒荒

2016.6.6凌晨1:33


评论(4)
热度(48)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