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伞修】一候

名字瞎取,来自惊蛰三候,宵夜吃点清淡的。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惊蛰了。

乍起一声惊雷,而后五识皆明。

申时过半,戏班子敲锣打鼓拾掇场面,就算暴雨倾盆,也拦不着显贵们想一瞻叶老板风采的心。说霸王别姬,估计全冲虞姬来的。洋轿车院里院外早早围上了小三层,正主还在自个儿楼里描眉,悠闲得很。

“疼疼疼......唉你倒是轻点儿,苏先生当我这头发是麻做的呢?”叶修抢回自己的头发,一绺绺解开纠缠的结,他发质轻又容易乱,动辄织成一张网,紫檀梳子挂在上面摇摇晃晃,要掉不掉。 

苏沐秋两手突然闲下来,无所事事,卷出一支烟,朝镜子里的佳人呼出一口烟气,拇指擦过镜面上眯起来的桃花眼,风流浪子似的调笑道:“叶老板,上台前禁烟三日,可不是我定的规矩。”反手把叶修头发上的梳子摘下来,新进的桃木梳,无端一拽就掉了零件。砸在毯子上连声响都没有,却震得苏沐秋心慌*。

惊蛰雷动,百虫惊而出走。

恰逢天边雷霆乍惊,混着外面沙沙作响,不知是雨声亦或百虫出走。

叶修好不容易捋顺他那头毛,转眼看苏沐秋木人似的呆滞,啧一声连梳带齿都抛火里,烧出满室香:“醒醒,留过洋的苏大才子信这破烂玩意干嘛。”又往自己的美人皮相补上几画, 绾发佩剑。苏沐秋替他簪花时正好经理迈着小碎步来催人,叶老板点点头算是满意这拾掇大半个时辰的结果。

走前他扯住苏沐秋领带抢了个带烟味的吻,不顾经理吓白的脸,抹开苏沐秋嘴唇上一点鲜红:“可宽心吧,苏哥哥,”一双油彩勾出的桃花眼中潋滟流转,语气漫不经心,“咱俩一个假虞姬,一个霸王都不算,哪来那么多大戏......”没有英雄末路美人薄幸,哪来生离死别和两相不见。

“勉强就算半段孽缘要断不断。”苏沐秋笑着接起下半句,一边把花枝戴上美人鬓角。

所以咱们肯定长久着呢。

你和我,长久着呢。                           by.寒荒


评论(5)
热度(17)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