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酒当鸽

查看个人介绍

【评】格洛瑞郡的田野

——浅评《哨笛》
附上原作地址【韩张】《哨笛》
http://nuoshuisuqing.lofter.com/post/1d8bdca4_12d17a4d


中心思想:吹爆我家诺儿@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动笔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Fields of Deeley》这首曲子,悠扬的笛声穿起整首曲子,讲述了一个寻找家乡和爱的故事。

“哨笛”作为全篇极重要的道具,通常我们视它代表着传递信息和呼唤,从故事来看韩文清的哨笛似乎是外形偏向哨子的短哨笛。文中它成了韩文清独一无二的宝物将他和周围的人区分开,打一开始,韩文清就是特殊的。

最初哨笛象征失落的爱情,年轻人们不再吹响它而奔向五光十色的城市舞台,也代表了韩文清经历父母的事件后再不相信爱情。但他却是格洛瑞郡最后一个持有哨笛的人。

“韩文清死守着他的秘密。
而母亲给他留下了哨笛。”

有趣的是,二十年来哨笛第一次响起并非在阳光灿烂的午后,而是在寂静的黑夜,黑夜通常代表隐蔽行动但会放大所有的情感。夜魔代表韩文清的真我和他兽性的一面,此时他也无法隐藏起自己的真身,月色下他最终对他的爱人赤诚以待。在此之前韩文清反复摩挲哨笛,恐怕不只是出于对母亲的怀念和感伤,他心中暗藏着对爱情的向往又自卑于自己的身份,殊不知若一个人连你的独特之处都无法理解,又何谈相爱。

恐惧很大程度上源于无知,因此北村点燃了火刑架,天神们降下罪罚。从某种程度上恐惧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因为只要不触碰未知的东西就不会受到来自它们的伤害,也体会不到它们带来的其他东西。然而好奇心同样是人们的天性之一,我们总会在它的驱使下做各种尝试,比如走进阳光,比如拥抱爱情。读者在这个故事中会与角色产生强烈的共鸣,哀其所哀,乐其所乐。

在我看来,这篇《哨笛》展现的不管是故事中夜魔和天神的成长,还有作者本人的蜕变。它综合了《七年》的细腻情感,《异端》的奇幻世界,《辜月》的真实感。所有的元素错落有致组合成一个个更加立体的形象,对故事架构的把控也更得心应手。看似全篇从韩文清的角度推进后记却给出一个极大的反转,张新杰所有行为都得到了合理的动机。故事复杂性再上一层,同时又给张佳乐的支线填上了结尾。韩张的故事是相爱的两人跨过鸿沟,平乐的故事则在说互不理解的双方怎样去沟通和为彼此付出。

平乐线和韩张线相互对比,让人物之间的影响放大,这影响力推动角色们前进,他们更成熟的面对自己的感情,对未来艰险有着清楚的认知又满怀希望。

以《辜月屠城》为代表,过去诺儿的文字具有强烈的“间离”感,令观众尽可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阅读而很少去代入自身情感。大量的台词和细致的环境描写更接近“剧本”的表达形式和效果。然后我看到了《哨笛》,这篇文带给我的观感不同于诺儿过去任何一篇文,它展现了一些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东西。拿《非故》举例吧,读者几乎能从故事的背景设定和角色的性格预见他们的未来。《哨笛》保留了角色性格对剧情走向的强烈影响,那种强烈的宿命感依旧存在,可有些东西改变了,角色们有了更多选择的余地,他们的人生有了更多的留白。

我个人十分喜欢结尾处张佳乐的独白,充满了对未来的希冀和含蓄表达的悲伤:

“张佳乐望着月光下亲吻的两人,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
他相信,男孩儿终归会回来的。
他相信。”

恐惧还有一部分来自理解,理解了才会生出敬畏之心。就像韩文清面对爱情一样,当他尝遍其中滋味亲身经历了父母经历的一切后他才吹响了哨笛。他用心的吹奏和跪坐的姿势都说明这是虔诚的求爱,他知晓各种风险却仍愿意一搏,就像张佳乐问的:

“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每场旅途都有个开始,那么,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或许这也是张佳乐对孙哲平的期待,他希望那个男孩儿会愿意回来找他,也许结局他们还是会分开,但总要试一试吧。不过我私心倾向于他们会HE的!毕竟这可是个糖果色的童话世界啊。格洛瑞郡的田野上,哨笛会带给每一个痴心等待的情人带去幸福的相遇。



by.寒荒



所有打“”的内容皆引自原文《哨笛》,之前是用黑体字标的但大概给lo吞了= =

评论(2)
热度(10)
  1. 诺水素清对酒当鸽 转载了此文字
    抱着寒荒er转圈不撒手~
 
©对酒当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