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荒

查看个人介绍

【雷安/安雷】倾酒涤刀之浮尘嚣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想了挺久的武侠paro

就很想要点评价

冬日,雪夜。

侠客推门而入,他循灯火前来,身后寒风雨雪争先撞进厅堂,又很快被拒之门外。侠客向大堂众人欠身致歉,说道:“对不住。”他的头发被雨雪湿成深褐,叫人想起江南春天的泥土。

灯花炸响,烛影摇曳。

店家盯着侠客看了好一会儿,他许久没见过这样的年轻人,他瞧见侠客的眼睛,慢慢踱出柜台还了一礼。

“不碍事,”店家说道,“我许久没见你这种眼睛了,像天青色的玉封了天火。年青人,”他虚虚一指二楼,眼皮撑开一条缝,“去吧去吧,小心别拆喽老朽儿的客栈。”

侠客点点头,上楼时双剑在他背上撞得铿锵有声。二楼仅一间开着门,长廊尽头,屋内穿白衣的年轻人正在喝酒,他黑发披散,雪精钢巨锤搁于榻旁。侠客敲敲门径直入屋,年轻人冷哼一声,说:“虚伪。”

“礼不可废。”侠客转身关门,年轻人将酒壶掷出砸向侠客后脑,银光闪现,酒壶一分为二洒漏辛辣酒香勾得人舌尖发馋。侠客收剑入鞘,自怀中掏出件黑曜石狮子,巴掌大的黑曜石琢成卧狮,嵌两粒紫晶点睛,却因为笔画圆润,威风凛凛间又憨态可掬。

“上回关外瞧见的,像你。”

年轻人眉毛眼睛挤成成一块,皱起鼻子提过那块石头,狮子上下端被钻孔系了丝绦。年轻人戳着狮子头,猝不及防被侠客撩起头发,吓得差点把东西飞出去。他稳稳心神喊道:“安迷修你干甚,手痒自己剁了别来招我!”

安迷修不为所动,以指代梳一绺绺理顺他鸦青的头发,使点劲让他无法挣扎,一动就扯得生疼。末了束起发冠,露出年轻人紫晶色的眼睛。

“好了,”他替年轻人戴好墨狮子佩,拍拍手说,“这样才像要杀回京上的雷狮殿下嘛。”

门窗破碎,黑影们一拥而上,刀光剑影激起满地浮沉喧嚣。雷狮擎雪白的精钢巨锤撞碎一道黑影,一赤一青两柄长剑紧随其后,锋芒所至血花蓬飞。

安迷修与他背脊相抵,手起刀落破开出路。他站在雪地里像一把宁折不弯的剑。雷狮看见天青色的瞳仁倒映火光灼灼,他知道自己也同安迷修一样。大笑说到:“那你别死了给我丢人,要知道我一锤下去难免弄死几只虫儿。”

说罢打个呼哨,招来骏马奔北而去。连句速速跟上也无。安迷修思及他转身前还护着自己送的石佩,莫名其妙乐了,笑呵呵地找店家提马取粮,临走又喝了三两灌得心里那团火明明灭灭。

罢了罢了,他想,浮世三载,总归护得你一程喧嚣。


by.寒荒

评论(3)
热度(36)
 
©寒荒 | Powered by LOFTER